( •̥́ ˍ •̀ू )嘤嘤嘤~不要嘛~

我超喜欢这个世界的~(*˘︶˘*).。.:*♡

一己私欲,你x安迷修

作为一个内心异常灰暗的安吹,这篇文写的真的很开心~    v  


有一点点的私设,自身有原力,绷带。跟银爵的铁链差不多,但会断。


小学生文笔,如果有意见请私聊我~谢谢~


开始吧


昏暗的房间里,你坐在一张沙发椅上。手捧着刚冲好的咖啡,透过一丝丝的薄雾,看着床上的安迷修。


偌大的房间里,只有一张床和你身下的椅子以及一个壁炉。一点点的雪花顺着风穿过唯一的窗户飘进来,飘落在地上,慢慢的融化。


他逐渐苏醒,像是无声的精灵,优雅且高贵。


“小姐?我们这是在哪?”


他青绿色的眼睛充斥着疑惑,长时间的相处,他早已全身心的信任你。


“安迷修,你太美了。美到我已经无法克制对你的邪念。”


“什么?小姐,您是在跟在下说笑吧。您怎么会…”


“我会!安迷修!”


他有些吃惊,为什么平常连表情都没有的你会生起气。


你不想再听到他一个劲的推脱,他明明知道你的感情,但他为什么!


不去做些什么呢…


哪怕是拒绝也好啊。


“安迷修,你逃不出去了。”


渐渐的,他脸上完美的笑容消失了。


“小姐,在下希望你可以给在下一个解释。”


他的语气比平常重了一些,好像还带着怒火。


你有些无力,早已经知道会发生这种情况,但真的发生了还是很怕。


好怕他讨厌你,好怕他不能单独属于你,好怕他远离你…


“安迷修,我早已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。我不想看到你去帮助那些所谓的小姐!我更不想看到她们明明是被帮助了却依旧对你下手毫不留情!”


你像是头走投无路的恶兽,耗尽全身的力气发出了最后一声怒吼。


你喝了口咖啡,走向那张价值不菲的床。高跟鞋的声音在屋子里回响,他有些发愣。


“安迷修,我爱你。”


你坐到他的身边,搭上他的脸颊,轻轻的抚摸。


“小姐,在下…对于那些早已习惯了。您…为什么要变得这么不像您自己。”


他的眼神从始至终都是那么的温柔,像是带着阳光,像是万物复苏,像是世界上唯一动听的清泉,但你无法被他救赎。


突然,一滴眼泪落在了安迷修的脸上。随之而来的,是安迷修的慌神和你温柔的笑。


“小姐!您…”


“安迷修,我果然还是无法被你救赎。”


你轻轻吻上了他的嘴唇,就像你想象的一样。很软,很温暖。你深陷其中,无法自拔。


他青绿色的眼睛带了上不一样的色彩,是…高兴么?


你掏出身上的绷带,将安迷修的双脚也绑在床上。安迷修皱皱眉头,试着召唤冷热流。


“为什么…”他猛的一醒!看着房子的结构,慌了神。


“小姐!您不可以!快放开…唔…”他未完的话伴随着你的深吻消失殆尽。


“安迷修,好好活下去。”


以一种不同的方式留在他的心底,也算是得偿所愿吧。


三天后,第六轮大赛结束了。安迷修在丹尼尔那里再次得到了自己的身份证明。


丹尼尔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:“安迷修选手,这次由于系统故障,你的身份被别人冒名顶替,实在是不好意思。不过积分还是会归还给您。”


“顺便…我代替某位大人,将这个交给你。还请你好好珍惜,毕竟…是独一份的。”


丹尼尔的身影渐渐消失,安迷修握着手上的东西,走向了大厅的一角。


那是大赛选手消失后留下的标记,一个圆圆的,有些两个角的球。只不过上面的图标是很多很多的绷带。


END


好啦~结束~我知道自己文笔很烂…也知道基本上没有和安迷修的互动…哈…虽然憋出来了,但还有很多没有解释清楚。


屋子是凹凸系统提供的可以无法使用原力技能的笼子,只不过私设扩大了一点。


私设第六赛季,安哥没死。估计也不会有第六赛季那么长了吧…所以应该不会撞梗了…咦嘻嘻…我真是个小机灵鬼~


背景是这样的:因为第六赛季是各位自相残杀伴随着捉迷藏,所以大家都有一小块领域。自己的领域别人是无法进来的,但当你出了自己的领域,不会留下独特的标记。所以除非你记忆力好的超群不然这个只能用一次,还是在刚开始的时候。也不能一个赛季都不出去,因为如果不出去会把底端选手杀掉。至于几个…emmmm…不去想。所以很担心安迷修会去帮助别人,于是就把他关起来,随便利用一下另外选手的超牛逼电子能力。再随便把安哥关在屋子里等到赛季结束就可以穿送回大厅啦~啦啦啦~

我超聪明~